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來對過年都沒有太多的期許
這個除夕、初一….總是把一年來假象的平順日子
硬生生劃下一個長長的頓號
停在那裡,一切都停下來
繞在鞭炮聲跟恭喜、新年快樂的當中
總是得笑臉迎人、總是得新年新希望
小時候除夕跟著爸爸把舊的春聯換下,換上新的春聯
吃著拜拜過後的,比平常豐盛的冷飯冷菜
12點中爸爸放上一長串的鞭炮
戶戶此起彼落的鞭炮聲
狗躲在馬桶下顫抖
這新的一年就來了
家裡有客人,得生硬小聲的說著恭喜、新年快樂
跟著父母到親戚家拜年,也是很尷尬扭捏的說著
從小自己就不是個善於跟長輩寒暄的木小孩
想來也是為了五斗米折腰,逼著自己為了那紅包才說出口
 
年前最後一次工作聚餐
老闆問著每個人的新年計畫
唯有一個企畫美眉興高采烈的準備著跟家族同遊同歡的渡過新年假期
回頭想想
就學時、或成為上班的社會人士之後
每到過年就是上租書店,後來變成錄影帶店
租些書、片子,躲到被窩裡,啃著過年才會有的糖果、魷魚絲
假期就過了
也很少約著朋友出去狂歡,過年是屬於家人的
但爸爸到鄰居家打麻將,媽媽出去串門子
弟妹也不知上哪裡找朋友
反正過年印象就是這樣

踏上另一個階段的人生
常說話得罪人的我,過年三天說的話
現在想想可能還比不上出去開會2小時,說的話多
以前過年還會三五好友好好的打個電話聊個天
現在也變成簡訊道賀
汗顏的是,我還屬於接收的狀態
想著回復的吉祥話
又不想落入俗套,但也編不出什麼創意型的道賀
就一延再延不了了之
在心裡跟所有朋友抱歉
反正就是過節恐懼症…..
 
今年過年頂茫然的,
幾天假(出一到初五),什麼也沒做,除了例行的帶著兒子回爸媽家
跟兒子約了看牙醫看電影
其他的日子腦中幾乎一片空白
印象最深刻的,是看了這本書
一個記者終於肯回頭看著父母親對待多年的教養方式
很多地方讓我看到嘖嘖稱奇與捧腹大笑
卻又心疼萬分
對一個還學習著當一個媽的我來說
很難形容看到內容的震撼
也很難理解在這對堪稱二百五至極點的父母眼中
到底想著是什麼?
而孩子們面對困苦與這對是天才也是混蛋雙親的毅力
更感到驕傲跟感動
 
有空大家可看看
而我竟然也很想把他拍成連續劇
哈哈哈哈,新年新二百五心願
 
整個新年我又看書,又狂剋鳳梨酥,又幫兒子買舒跑、書包
今年應該會輸在起跑點上,千萬不能買樂透
哈哈哈哈
莫名其妙的新年心情
 
PS:正在看「史蒂芬金談寫作」,也很好笑,史蒂芬金號稱是有史以來靠寫作賺最多錢的人,他的一段序中寫著「這是一本薄的書,因為大部分教寫作的書都滿紙胡說八道。小說家們,包括現今的那群人,通常都對他們自己做的事一知半解….因此我領悟到這本書是要寫的越短,就會越少一些胡說八道」
 
 

sister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長達半年以上應該不到8個月的與牙醫奮鬥相約的日子,因為要照結婚照,既然牙齒排整齊了,那可不可以先拆掉那個外層的鋼架咧,醫生很善解人意的答應了。大整修過後,當然沒有非得去看牙齒的必要,又離開了那個工作環境,生活圈轉移到新店景美一帶,整個腦裡再也沒有牙醫這檔事。
      直到一次,接了個CASE,壓力有點大,工作時間也很長,有一天,嘴巴竟然打不開了……..
      OH MY GOD ! AGAIN!!
      姊姊我當時可是做執行製作,靠嘴巴吃飯的,先找了景美附近的耳鼻喉科看,因為耳朵附近很痛,醫生告訴我是「顳顎關節炎」開了好幾包藥給我吃。在到公司的路上,跟同事說的我的毛病,他說是牙齒咬合的問題
 
   薑薑薑薑~
 

       原來是左邊的顳顎工作太辛苦,SHORT了~那耳鼻喉科的醫生幹嘛開一堆藥啊,吃了又不會好,也不說(這就是醫生~唉)只得乖乖的回去找台安的矯正醫師,那個可愛的大何醫生,岔題一下,我有一次很白目的問起護士為什麼要大何醫生有小何醫生嗎?為什麼你們這裡都是大莊醫師大陳醫師?
      原來是那個英文名DOC 何、DOC莊(搜尬搜尬,真是沒知識也要有常識,兩樣都沒有,真是失禮了)。大何醫生是個新加坡來的醫生,我對他的印象是笑臉迎人、假髮明顯的權威矯正牙醫,另外幫我做了個維持的像壓克力的模,讓睡覺時可以戴著,最好是天天帶啦,國語不太標準的他努力勸慰想說服著我。因為這樣才能幫忙顳顎,因為兩邊牙齒高度不同,讓左邊不要用力的咬合。我後來才發現很多人都有顳顎咬合的問題,不囉唆一概介紹給大何醫生,價錢因為健保不給付,有些高貴,不過真是很手到病除,很準的。不過也聽過我有個鐵齒同學,也有過顳顎SHORT,打不開的時候,但是因為是男子漢,不看醫生,嘴巴打不開也關不起來,也可以硬生生的給他ㄍㄧㄥ幾天,就好了….
       我雖然看醫生,但不太有恆心,實在是(欠罵啦)….很快就給他放棄,除了感覺顳顎有酸痛,或是喀拉聲實在出現的太過頻繁之外,一般我是不太會拿出來用的,因為戴一天,拔下來後整個牙齒到牙齦都酸痛到不行。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好像兒子生出來後,那個矯正器再也沒看見了咧!!轉眼已經7年了,講話或吃東西時,早已習慣了喀拉喀拉的咬合聲,以前乍聽的膽戰心驚以為下巴要掉了,到現在的習慣性不論講話、抽煙、打哈欠、吃個東西都可感覺到關節扭一下,但也出現到麻痺…..想說現在靠打字維生,萬一不能說話了,也就算了吧….(只等慢慢醞釀,到哪一天連吃東西也吃不了,減肥成功瘦到皮包骨就會去了….)
    

sister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